您好!欢迎来到都江堰市达荣园艺场网站!

网站地图 在线留言

询盘信息 您暂无未读询盘信息!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狗尾草、四川羽绒狼尾草,杂草还是网红?城市种草,并非那么简单

所属分类: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 2021-03-03    作者:admin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这是成都市摸查城市绿化常规工作,每年有多起类似的绿化摸查。清查对象不只是狗尾草,还有其他一些观赏草,如芒草和四川羽绒狼尾草等。

如何避免点缀城市的色彩的外来物种,像席卷夏威夷的羽绒狼尾草那样,对城市生态造成威胁?检验检疫部门需要把好“..道关”。

“中国气候复杂多样,造就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但我去过的很多城市,城市绿化都非常单调。”

琼瑶经典剧《情深深雨濛濛》中,尔豪和可云曾并肩坐在湖边如茵草地上,情窦初开的尔豪用狗尾草编了两个“戒指”,对可云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一个给你,一个给我,这样我们就算结婚了”。

尔豪编戒指用的羽绒狼尾草,其实是一种田野路边常见的杂草。

2019年9月底,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一份名为“关于做好绿化清查工作的通知”的文件在网上流传开来,要求“对狗尾巴草及同类型植物”展开全面清查,“准备种植的停止种植”,“已经种植的全面清理”。

因生命顽强、分布广泛且充满童趣,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副院长李迪华多年来一直半开玩笑地推崇狗尾草为国花,呼吁对本土自然生态的关注和热爱。让他感到疑惑的是,狗尾草为何一下子变成清查对象?狗尾草属于禾本科,同属禾本科的还有水稻、芦苇、甘蔗等人们生活中常见的品种,要清查的同类型植物指的是哪些?

2019年10月16日,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回应南方周末记者,清查并非把草都拔走,而是调研,这是广州市摸查城市绿化常规工作,每年有多起类似的绿化摸查。清查对象不只是狗尾草,还有其他一些观赏草,如芒草和狼尾草等。

狗尾草、狼尾草,杂草还是网红?城市种草,并非那么简单

比狗尾草个头更大的狼尾草。 

狗尾草的种植面积并不大

“我们没有想到会获得如此多的关注。”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相关管理人员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惊讶。

禾本科旗下的狗尾草属,约有140余种植物,中国也有十余种,其中云南省野生有10个种,都是优良的牧草。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的管理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了这次行动的缘由。对于观赏草等的清查调研,是因为“南方不像北方有明显的霜冻期,靠低温就可以消灭许多害虫”。

园林部门担心狗尾草及同类型植物很有可能作为中间宿主,吸引蚜虫、蓟马等害虫,殃及周围绿化植物。

虽然因狗尾草而引发关注,广州的绿化清查体系并非只针对狗尾草。为了提高公共绿化养护管理水平,广州市定期对11个行政区的主次干道绿化及道路附属绿地开展巡查,植物生长状况、有害生物预警防控等内容都会被记录在案,对发现的问题会组织相关部门整改。

文件发布已经一个月,广州市对城市绿地中生长的狗尾草完成了初步的清查,主要针对其品种、种植面积、生态适应性和病虫害发生情况进行评估。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的管理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其实在广州市内的城市绿地中,人工种植狗尾草的种植面积并不大,主要在部分道路节点和绿化带使用,具体情况还待进一步摸查。

“现在我们已经开展了包括狗尾草在内的野草引种驯化工作。”广州市林业和园林科学研究院的科研人员预计,未来广州市或将出台相关的应用指南,告诉公众在城市绿地中如何科学应用这些草类。

狗尾草、狼尾草,杂草还是网红?城市种草,并非那么简单

2015年10月18日,北京朝阳区光华路SOHO写字楼,选择以“狗尾巴草”为主要植物填充绿化带,引来附近白领对童年的追忆。 

四川羽绒狼尾草

从野草晋升为网红

狗尾草秆上坠有小穗和绒毛,远远望去就像小狗的尾巴随着微风轻轻摇晃。

“严谨来说,学术上只有‘狗尾草属’的说法,不应简单称之为‘狗尾巴草’。”广州市仲恺农业工程学院研究生向珞宁说。

他们课题组参与了多项狗尾草属的课题研究,看到园林局的文件后,向珞宁和同学们也想探寻出了什么问题,自发组成调研小组,于9月21日、22日在广州和珠海的城市绿地进行了实地调研。

和园林局得到的结果类似,向珞宁小组也发现在广州、珠海的城市绿地中狗尾草其实很少见。两日调研,他们抱回实验室“两箱草”,经识别讨论和查阅资料发现,这些样本中,有四种属于狼尾草属、一种属于甘蔗属。

狼尾草属约有140余种不同的狼尾草,主要分布于全世界热带、亚热带地区,耐旱、耐湿、抗倒伏。中国也有十余种狼尾草及其变种(包括引种栽培)。很多种狼尾草都是优质的牧草,又可以作为造纸、编织、盖屋的原料。

狼尾草也是毛茸茸的样子,只是个头更大,好似“狼尾巴”。当城市里呼吁“看得见、留得住的乡愁”,乡愁代表的狗尾草属的植物在城市里作为观赏草使用。一同备受欢迎的,还有同为禾本科植物的狼尾草属植物。

许多城市的狗尾草、狼尾草已成为游客打卡拍照的网红点。

广东佛山的流潮村有一片花海,点缀其间的狗尾草、狼尾草吸引了很多游客赏玩拍照。

广东顺德顺峰山公园也有狼尾草的身影,“听说这是南方..次大规模种植狼尾草。”该公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19年种下的狼尾草现在是他们的“网红草”,周边市民和游客会专门过来拍照“打卡”。

湖南森林植物园也从2019年7月开始种植紫叶狼尾草和金红羽狼尾草。该园工作人员表示,狼尾草属观赏草在长沙乃至湖南的城市街道还比较少见,2018年,同样也是禾本科植物的粉黛乱子草很火,许多游客都来拍照,因此他们也想种一些狼尾草这样的新型观赏草来看看市场效果。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早在在2003年,上海精文绿化艺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就已经从国外引进狼尾草属观赏草,该公司的生产部经理况丽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中国的观赏草市场大约是在2008年奥运会前后开始起飞,因为“当时场馆周边种了很多观赏草”,2010年的世博会“也用了很多观赏草”,进一步推动了这个市场的发展。

2016年发布在《中国园林》期刊上的《华南野生观赏地被植物引种适应性评价与应用》的论文中,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团队观察到,分布在华南地区的棕叶狗尾草、皱叶狗尾草生性强健,非常适合山体斜坡绿化或者林下植被覆盖,能够迅速达到生态修复的效果。

四川羽绒狼尾草

出生在新疆的向珞宁一路向南到广东求学,专门研究生态修复,她沿途看到许多狗尾草属、狼尾草属的植物,不但防风固沙,养活了马牛羊,也给人们带来了额外的经济收入。

广东懿兴水生植物科技有限公司业务部总经理肖百花介绍,狼尾草在观赏草中属于高档观赏草,“我们常用的羽绒狼尾草是口径15cm厘米一盆,每盆的价格是10块钱左右。”

不过,作为世界性的杂草,这些毛茸茸的植物并非只是可爱无害。

夏威夷人就曾被一种羽绒狼尾草折磨得叫苦不迭,当地人把这种狼尾草叫做喷泉草(fountain grass)。

这种形状酷似喷泉、茂密生长的杂草已经上了夏威夷物种入侵管理署的“黑名单”。

原来在二十世纪初,夏威夷曾把羽绒狼尾草作为观赏草引入大岛(The Big Island)、茂宜岛(Maui)等岛屿,狼尾草的种子随着风、人、车等四处扩散生长,其耐火性又让狼尾草清除行动更加棘手。狼尾草.猖狂时,大岛一度有20万英亩的狼尾草,约合8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摇曳着美丽又危险的粉紫色。

“我们已经证明了植物存在功能群的分化,如同人类社会有分工一般,植物中有一些是老老实实的‘平民’,有一些却可以当作防卫外来入侵者的‘士兵’。”广东省生态学会理事长、中山大学生态与进化研究所所长彭少麟这样描述植物中存在的功能群分化。

他介绍,国际上和中国都有一个黑名单,列举了生态系统造成恶劣影响的物种,而且世界上有欧、美、澳三种体系设置了物种的生产能力、繁殖能力等参数,中国也参照这些体系建立了自己的体系来评估物种的入侵风险。

那么,新晋网红狼尾草在中国有入侵风险吗?在园林公司看来,观赏用的狼尾草从引进、驯化、培育经历了将近二十年时间,已经没有扩散风险。

向珞宁观察到的是,他们在广州和珠海采集到的四种狼尾草都不是外来物种,也不产生种子,只能像多肉植物一样通过营养体繁殖,即通过分株繁殖的方式在地下扩展,并形成“克隆体”。

但也有学者提出了隐忧。2017年发表在《生态学杂志》的一篇论文提出,通过大田观测对12 种狼尾草属植物的繁殖能力、生态适应性和观赏性进行评价,一半以上的种类(包括品种)具有中度Ⅱ及中度以上入侵风险。因此,对于狼尾草属植物,应该特别注意引种和应用过程中的生态适应性和其繁殖能力。

城市要如何种草

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学院风景园林规划系许浩教授曾在日本筑波市生活数年,他观察到,筑波市光是引入国外植物种就有数十种。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城市也从国外引入植物种来丰富本地绿化多样性。

四川羽绒狼尾草

如何避免点缀城市的色彩的外来物种,像席卷夏威夷的羽绒狼尾草那样,对城市生态造成威胁?

检验检疫部门需要把好“..道关”。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检验检疫部门要对引入的植物进行产地检疫和调运检疫,而调运检疫又包括了调出和调入检疫。一系列检验以后,检验检疫部门对未带有检疫对象和其他危险性有害生物的植物签发证书,之后才可以调运。

彭少麟根据自己多年生态控制和植物研究的经验得出,城市在选择植物种类的时候一般要考虑两个大的因素——生态和人文。

在他看来,每个物种都有各个生态要素的“三基点”,比如水分、温度条件的.合适点、.高点和.低点,超过限制点的物种就很难在城市生存。

“民间是不能够随便引的。”许浩强调,从国外引种回来,前期国家林业主管部门需要立项,然后林科所、高等院校等科研单位进行前期育种研究,需要在试验苗圃里面观察记录物种各方面的生长情况和特性,“整个过程比较长,规定也很严格”。

引入的植物种通过一系列的科研论证后,可以进行大规模的栽培,各个城市才可以进行采买。“城市采买流程这块,其实城市规划中的绿地系统规划也有专门法定的内容。”许浩表示,一般是园林绿化主管部门与园林规划人员先做好树种规划,然后按照规划的要求进行实施。

城市引入物种的规划并非一下子全部实施,近期、中期、长期种什么,覆盖率多少,“都要按照规划来”。许浩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城市引种一开始也要先在城市的生产绿地试种,确定可进行推广应用后,一般需要招投标来确定负责种植、养护的绿化企业。

据广州市林科院的工作人员介绍,科研人员现在已在开展野花野草的引种驯化工作,建立了种植资源圃,正结合广州本地气候特点,对狗尾草及同类型植物的虫害等问题开展进一步的科学研究。

正是在这样繁复、严谨的科学研究过程中,广州的簕杜鹃、野牡丹已经成为城市的一张彩色名片。

除了要科学审慎地研究和培育适宜在城市生根发芽的物种,彭少麟认为,城市绿化中人文要素也同样重要。

“城市生态是一个组合的生态系统,包括了自然系统和人类社会系统。”彭少麟强调,城市绿化要兼顾美学价值和净化功能。

他指出,人们希望在不同的时节可以欣赏不同的花、果、树叶,也希望这些植物可以帮助城市吸附更多尘埃,吸收更多的二氧化碳,甚至有耐重金属的一些功能。

许浩一直推崇绿化景观除了要满足人文需求,还需要注意控制成本,符合可持续发展的理念,“现在城市绿化养护成本很大,对地方财政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作为乡土生态的倡导者,李迪华多年来呼吁城市绿化要进行“审美革命”,“不能一提绿化就只想到种树”,要重视本土自生的野花野草,增加低维护和免维护的乡土生物种。

“中国气候复杂多样,造就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但我去过的很多城市,城市绿化都非常单调。”李迪华惋惜道,“我们应该要构建一个符合当地生物地理气候特征、生物丰富多样的城市园林绿地,花鸟虫鱼、万物生灵与人和谐相处的城市生态才是.适合人类心灵的,而不是看上去绿地率很高,但却是单调乏味的城市绿化和与人为敌的公共设施。”

以上就是我们为大家总结的关于狗尾草、四川羽绒狼尾草,杂草的内容分享,相信大家对此已经了解的很清楚呢!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相关内容,请持续关注我司官网。